新闻资讯

四川省人民政府网站

日期:2019-03-16 11:35

四、政府信息公开的发展方向

一是申请公开档案信息的问题。对于申请人申请公开的信息属于已经归档、移送档案管理机构保存的档案信息,行政机关可根据档案管理的密级规定、利用的相关限制,给予申请人是否可以从档案管理机构获取该信息的提示。国务院公布的《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规定:“政府信息已经移交各级国家档案馆的,应当告知申请人按照有关档案管理的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办理。”

二是申请公开历史信息的问题。《条例》施行之前形成的政府信息,也称历史信息,可否依《条例》的规定申请公开?有观点认为,根据法不溯及既往原则,历史信息不属于《条例》调整范围,不可申请公开。但司法实践表明,《条例》所指的政府信息范围,应当既包括《条例》施行前形成的政府信息,也包括《条例》施行后形成的政府信息。

五是申请公开行政管理中的过程性信息的问题。“处于讨论、研究或者审查中”的信息是过程性信息,最大特点是信息内容的不确定性。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工作的意见》的规定,处于讨论、研究或者审查中的过程性信息,一般不属于《条例》所指应公开的政府信息。《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也规定:“行政机关在行政决策过程中形成的内部讨论记录、过程稿,以及行政机关之间的磋商信函、请示报告等过程信息,公开后可能会影响公正决策或者行政行为正常进行的,可不予公开。”

第五,政府信息公开中对“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的认定。要认定的内容包括:申请人必须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行使申请权,如果是为了公共利益或者第三人利益而申请公开,不能够得到支持,不存在公益性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除了生产、生活、科研外,有些与此类似的、同等重要的事项也得到法院认可,如为了提起诉讼的需要。另外,对于“三需要”的性质,有申请资格说和获取资格说两种观点。申请资格说认为,“三需要”限制申请人的申请资格,不符合该条件,就不具有申请资格,可以直接驳回申请;而获取资格说认为,“三需要”并不限制申请资格,不符合该条件也可以申请,只是将由此作出政府信息不予公开的决定。我们认为获取资格说较为合理,是否满足“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不影响申请,只影响最终的政府信息公开决定。另需关注的是,《条例》最新修订意见中删除了“三需要”的规定,我们认为这是符合政府信息公开发展方向的。

第四,政府信息公开与商业秘密或个人隐私的认定问题。目前,我国法律对个人隐私的概念界定还不够具体明确,现行政府信息公开法律规范也未对个人隐私的具体范围作出规定,导致实践中各行政机关甚至审判机关在法律适用上存在分歧。我们认为,《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第16条关于行政机关“不得公开涉及他人身份、通讯、健康、婚姻、家庭、财产状况等个人隐私的政府信息”的规定,将有助于司法实践中有效认定个人隐私的范围。对于商业秘密的认定,《反不正当竞争法》将商业秘密规定为:“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但商业秘密往往涉及较强的专用性判断,增加了司法判断的难度。

三是申请公开刑事执法信息的问题。对于刑事执法信息,我们认为,其不属于《条例》所称政府信息的范畴,不可依《条例》申请公开。因为,《条例》规范的是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获取的政府信息的公开问题,公安机关和国家安全机关虽然也有行政执法职能,但他们作为司法机关制作或获取的刑事执法信息,就不属于政府信息。

一、当前政府信息公开类案件的普遍特征

六是申请公开党务信息的问题。实践中,有的申请人申请公开有关党组织制作或保存的信息。对此,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的有关案例认为,“行政机关或经法律法规授权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有关信息的公开适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而党组织制作的党务信息以及党组织制发的党政联合文件一般不适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