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抗战后为何黄埔系将领牢骚:此路走不通 去投毛

日期:2019-04-15 23:02

国民党的百年沉浮有一半时间是在台湾。

全球最富有的政党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庄礼伟,原题:百年沉浮国民党

弊政恶化

蒋介石资料图

此处无人要,延安去报到。”

一位外国学者发现,在国民党的特殊字典上,革命有一种确定的含义:谁反对在国民党内占优势地位集团的政策,他就是反革命。

国民党政权渡台后,在沉重的危机逼迫之下,也曾励精图治,在经济上开创出一番新局面,使台湾地区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并结束了军事强人统治。然而到了公元2000年3月18日,国民党输给民主进步党,丢失了政权,再次呈现没落迹象。检视国民党诞生以来的浮浮沉沉,不少教训值得深思和引以为鉴。

作为“革命力量”核心的国民党,是一个庞大、松散、良莠不齐的团体。如同今日国民党在台湾既失败又分裂一样,国民党在大陆时期也多次发生过分裂,国民党的分裂和失败一样值得探究。

鳄鱼头的“二奶”黑牡丹不解他为何如此兴奋,只道是鳄鱼头有卡拉OK之兴,便也咿咿呀呀地唱起经人改写过的“客途秋恨”:“凉风有信,晚景无边。亏我怀人憔悴……”鳄鱼头见“二奶”伴唱,愈加兴奋:“打条血路,引导被压迫民族;携着手,向前行,路不远,莫要惊!亲爱精诚,继续永守。发扬吾校精神!发扬吾校精神!”

尽管国民党政权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失政和败坏现象,蒋介石却得到了“痛恨腐败、能容异己、关心人民、行动果断”的赞誉。1936年,国难当头,蒋介石的个人声望进一步上升。

如此怪诞的男女对唱,与珠江水的呜咽声交织在一起。

孙中山屡败屡战的血泪奋斗终于感动了“上帝”──中国民众。经武昌首义,庞大的清帝国像纸糊的房子一样颓然坍塌。1912年8月25日,同盟会宣布与国民共进会、国民公党、统一共和党、共和实进党等小党联合,组成国民党,一时间声势大振,成为中国政坛第一大党。1913年11月,袁世凯成为中华民国正式大总统后,下令解散国民党。1914年,孙中山召集国民党内激进力量成立中华革命党,树起反袁旗帜。1919年,孙中山将中华革命党改名为中国国民党。1927年北伐成功,南京政府建立后,中国国民党正式开始了它执政的历史。

在蒋经国去世后,国民党党内的本省派和外省派的权力斗争激烈起来,后来更进一步出现了党内的独统之争和新党、宋楚瑜的出走。这些已是近几年的事了。

国民党是一个满口“革命”、满口“国家”的政党。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清楚地指出:“革命之目的,非仅仅在于颠覆满洲而已;乃在于满洲颠覆以后,得从事于改造中国。”

不难看出,这种现象的出现得益于以下因素:一、一些有案可查的“政绩”;二、中国人历来需要伟大人物来作为忠诚的焦点;三、战乱时期对强人政治家的崇拜;四、国民党宣传机器的操作和某些党外人士的无原则吹捧。

此次台湾领导人选举,两岸关系是最主要的现实课题,但不是唯一的现实课题。民主进步党正是死死揪住国民党的黑金政治不放,以“清流共治”争取民心;而人民对国民党彻底失望,也就甘冒风险让国民党下台一次。在民主进步党的竞选广告中,一位妇女说:“政党轮替好像家里大扫除,沙发不搬开,就不知里面藏了什么脏东西。”

尽管蒋介石经常激动地呼吁要惩治和根除腐败,但他最后沮丧地总结说:革命尚未成功。腐败的官员得不到应有的监督和惩治,只有等到蒋介石大发雷霆指名要枪毙谁时,一些贪官污吏才被迅速枪毙。

在黄谷柳先生创作的《虾球传》中,混迹于穗港两地的黑社会老大鳄鱼头几度沉浮后,乘船路过长洲黄埔军校旧址,触景生情,随口唱起《黄埔校歌》:“怒潮澎湃,党旗飞舞,这是革命的黄埔。主义须贯彻,纪律莫放松,预备做奋斗的先锋……”

历史给了国民党机会来改造中国,国民党和它的主要领袖蒋介石在北伐胜利后以及抗战期间的威望,也数度达到顶峰。不过,这个党有一个不好的习惯,那就是视天下为党产,心胸狭窄,一味地排斥异己。一位外国学者发现,在国民党的特殊字典上,革命有一种确定的含义:谁反对在国民党内占优势地位集团的政策,他就是反革命。(易劳逸:《流产的革命:1927~1937年国民党统治下的中国》)

国民党在大陆时期的分裂,主要原因是政治权力的分配纠纷,与蒋介石具有同等资历和相近威望的国民党重要成员,窥视最高党政职务,揪住当政者的过失不放,或另组“改革力量”,或依附地方军事强人,向当权者发起了一次又一次挑战。蒋介石的三次下野(1927年8月、1931年12月、1949年1月)都暴露出国民党权力斗争的难以调和。而对失败者不取其性命,给予退路,是国民党党内斗争大体遵守的游戏规则,这主要是党内权力制衡的结果,必要时双方还可互相利用,共享权力。

黄埔当年在中国,是一面革命的旗帜。国民党最终能夺得全国政权,创办黄埔军校、培养基干力量这一条功不可没。然而到鳄鱼头横行、流窜江湖的40年代,国民党和黄埔系在国人心目中的形象,已露颓坏不堪之迹。当鳄鱼头唱起“党旗飞舞”时,国民党已是一派夕阳景象。

从同盟会到执政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