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毛泽东一首词被诗坛领袖推为“千古绝唱”蒋介

日期:2019-04-15 23:02

这一时期在报刊方面,形成了泾渭分明的阵营:以《中央日报》《和平日报》《益世报》等为一方;以《新华日报》《客观》杂志、《民主》为另一方;重庆《大公报》作为一家独立身份的民营报纸,双方都曾在该报发表文章。这一场史无前例的笔战,就参与人数、持续时间、社会反响来看,已经形成了独特的历史奇观。很显然,它早已超出了学术争鸣的范畴,转化成一场文化阵线的“围剿”与“反围剿”。

(任建伟著长篇纪实文学《毛泽东的浪漫与忧思·褒贬自在春秋》正在“天涯文学”连载,人民东方出版传媒即将隆重推出,欢迎关注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国脉如丝,叶落花飞,梗断蓬飘,痛纷纷万象,徒呼负负,茫茫百感,对此滔滔。杀吏黄巢,坑兵白起,几见降魔道愈高?明神胄,忍支离破碎,葬送妖娆。

古有刘备三顾茅庐之佳话相传,今有蒋委员长三电邀请,从情理上讲毛泽东似乎不能再次拒绝。其实就在这数天之内,斯大林亦通过苏军驻延安情报组转来一份电报:中国不能再打内战,要再打内战,就可能把民族引向灭亡的境地。这封电报引起毛泽东极大的不快:“我就不信,人民为了翻身解放,民族就会灭亡!”

毛泽东

千秋历史定称翁。

面对毛泽东的登门拜访,身为布衣的柳亚子无以为报,他特地写了一封感谢信,请求主席将《长征》诗收录在由他主编的《民国诗选》。没想到毛泽东很快回了信,还附上了1936年2月东征山西前夕所写的一首《沁园春·雪》。

今晚八点在曾家岩八路军办事处与一些老友聚会,诚望先生拨冗莅临!

《新华日报》是中共中央机关在重庆公开发行的报纸,对于柳亚子先生急欲在报纸上刊登毛泽东的《沁园春·雪》和自己的和词,报社负责人提出了不同意见,并表示此等大事需要向延安方面请示。

脱颖如何竟处囊。

写者无意,读者有心,看到《新华日报》上发表了大诗人如此自谦的题跋,大家都很惊讶。在重庆的文化界,圈内人都知道柳先生一向恃才放旷、狂傲不羁,现在如此自抑实在少有,更重要的是共产党领袖毛泽东的原词却踪迹全无。好奇者越来越多,纷纷打探毛词的原本。柳亚子也不自讳其狂,开始将原词向一些友人分发。《新民报》副刊编辑吴祖光读后如获至宝,感到毛泽东这首大气磅礴的咏雪之作,睥睨六合、气雄万古,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

就连党内一些能吟诗作词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首《雪》属上乘之作,从内心深处对毛泽东的胸怀学识产生了敬意。现在很多人都在为毛泽东的词着迷,不管在朝在野,是敌或友,都在唱和着。我们的谈判尚未结果,毛泽东就在重庆大放异彩,后果堪忧呀。

抗战八年,全国同胞日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一旦解放,必须有以安辑之而鼓舞之,未可蹉跎延误。大战方告终结,内争不容再有。深望足下体念国家之艰危,悯怀人民之疾苦,共同戮力,从事建设。如何以建国之功收抗战之果,甚有赖于先生之惠然一行,共定大计,则受益拜惠,岂仅个人而已哉!特再驰电奉邀,务恳惠诺为感。

毛润之先生能诗词,似鲜为人知。客有抄得其《沁园春·雪》一词者,风调独绝,文情并茂,而气魄之大,乃不可及。

高山流水遇知音,柳亚子如此不遗余力地为老朋友鼓与呼,自然会得到热烈地响应。此时的毛泽东也在千方百计地打听着好朋友的消息,但戎马倥偬,音信全无。直到1937年6月中旬的一个夜晚,在延安昏黄的煤油灯下,毛泽东翻看着何香凝女士托人送来的《双清词草》。当他打开扉页时,却意外地发现了柳先生的墨迹,毛泽东兴奋不已,援笔疾书:

廿载重逢,一阕新词,意共云飘,叹青梅酒滞,余怀惘惘。黄河流浊,举世滔滔,邻笛山阳,伯仁由我,拔剑难平块垒高。伤心甚,哭无双国士,绝代妖娆。

饮茶粤海事难忘

蒋介石一面致电延安,一面将电文内容公开发表于国民党《中央日报》头版头条。他的如意算盘是——如果毛泽东拒绝到重庆来,那就给他安上拒绝谈判、蓄意内战的罪名;如果毛泽东来了,必要时可给予共产党几个内阁职位,迫使他们交出解放区,交出军队。即便是两个结果都达不到,还可以借谈判缓冲局势,赢得调兵遣将时间。当然,更重要的是给美苏两个大国,给人民一个交待,我们国民政府对和平的期待如大旱之望云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