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蒋介石五次暗杀结拜兄弟李宗仁:弹头内注入剧

日期:2019-04-15 21:19

除了谭金龙,另外4个刺客藏身于学宫路附近一家旅店里。7月28日,谭金龙得悉李宗仁将经由肇庆返回南宁与桂系将领开军事联席会议。他立即与同伙碰头,谋划在东山以西13公里的山间公路上设伏袭击李宗仁的座车。为保行动成功,还请军特处广州站的同伙们协助,在路边树林间坟堆上架上一挺机枪,并在路上埋设以电线引爆的定时地雷……

李宗仁也是一个行动谨慎的人,只是利用“日本通”王乃昌。保卫处汇报说王乃昌近期与一个谭姓北方籍男子交往密切,李宗仁即对王乃昌产生怀疑,通知广州公安局核查谭金龙的真实身份,并加以暗中监视。李宗仁又密派自己部下两名参谋换上便衣参加对王乃昌等人的监视,并另行物色可靠的日语翻译。7月27日,李宗仁有意在王乃昌及参谋长张任民等人面前说他要回南宁开会,其实,他并没有外出的安排。李宗仁只略施小计,便挫败了戴笠的一次暗杀密谋。

这个行动组最紧张的时候是l949年1月中旬,那时蒋介石正在考虑是暂时退休交给李宗仁来代理还是把李宗仁暗杀后自己继续干下去,因为在淮海战役蒋介石的精锐全部被歼后,李宗仁还拥有一部分桂系武力,正在趁机进行逼宫的把戏。在那一段时间中,“特别行动组”作好了一切准备,以便蒋介石一下命令就动手。当时沈醉和秦景川、王汉文每人都准备好两支手枪,弹头内都注入最猛烈的毒药,只要射中身上任何地方,都可以引起血液中毒而无法救治。李宅附近的旧书摊上也准备好一支手提机枪和几颗炸弹,作为掩护和加强行动的用途。毛人凤怕李宗仁在那几天不出来,又叫沈醉在李的住宅附近进行勘察,以便蒋介石命令下来后立即执行。

武汉胡宗铎既已动手,无疑给蒋介石灭桂送上口实。李宗仁预感风暴即将来临,他在南京的处境变得非常危险。于是李当即化装潜往下关,连夜乘宁沪三等车去上海,住在法租界。

1965年6月13日,李宗仁借口陪夫人去瑞士疗养并凭籍在美国移民局出入境的良好记录,取得出国护照,只身先行飞往瑞士。6月28日,程思远从香港飞到苏黎世,会见了李宗仁夫妇,告知周恩来的安排。

1929年2月21日,一阵紧促的敲门声,将还在梦中的李宗仁惊醒。来人是国民党海军署长陈绍宽。陈报告,他刚刚接到长沙海军电台急电,称武汉派兵到长沙解决鲁涤平部,不知是什么原因。李宗仁听后佯作吃了一惊,说:“绝无此事,也毫无所闻。”

7月13日凌晨,巴基斯坦卡拉奇国际机场,李宗仁夫妇和程思远先生乘坐的瑞航客机滑入了机场跑道。李宗仁通过舷窗向外张望,因为在苏黎世他被告知: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将在卡拉奇机场迎接他们。飞机刚停稳,一辆黑色警车鸣着警笛,闪着警灯,直向机舱门冲过来。两名身材魁梧全副武装的巴基斯坦军警钻出汽车,疾步登上舷梯,走进舱门,用英语问:“哪一位是从苏黎世来的程先生?”程思远先是一怔,后又从容地说:“我是从苏黎世来的,姓程。”军警看着李宗仁夫妇说:“这两位就是你的同伴了?”程思远回答:“是的,先生!”巴基斯坦军警打量他们三人一番,然后转身说:“请跟我们走!”就这样,李宗仁一行被请进了警车。车门刚刚关上,警车便亮起警灯,风驰电掣般地驶离了机场。这时车里的人告诉他们,这是周总理指示安排的,以确保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