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展示

人性和风俗的颂歌

日期:2019-06-15 10:19

梁协平

《摇啊摇,疍家船》不仅是一部适合儿童阅读的小说,它同样也能引起成年人强烈的阅读欲望。为什么它具有这样的魅力?除了作品所描述的独特生活团体之外,更重要的是,小说中有许多描写细腻到位,尽显小说细节的丰富性、细致性,无论亲人之间的大爱,还是乡亲邻里之间的互爱和扶助,都得到淋漓尽致的描画,读来不禁使人落泪。小说的画面感十分强烈,艺术描写极富耐心,让我们在品读中自然而然地认识“疍家人”这一特殊的、并有可能在我国大地上逐渐消失的另类群体。小说对疍家人的水上生活的刻画精彩到位,疍家人的婚丧嫁娶风俗,疍家人的捕鱼场景,疍家人终年临水而居的生存环境以及遭遇台风等自然灾害时的困境都跃然纸上。整部小说,作者不着色彩,以白描手法来描写疍家人的生活,读着作者行云流水般流畅的文字,我们如同坐在疍家船上,跟随疍家人摇动的船桨,惬意聆听与欣赏疍家人的民俗风情,并为之吸引,且逐渐产生一股力量,为水活们的单纯美好而感动。(作者为诗人、作家,曾在《作品》《中西诗歌》等刊物发表作品。)

《摇啊摇,疍家船》是洪永争创作的一部细致入微地刻画水上居民——广东阳江疍家渔人生活,描写家庭亲情与柴米油盐,浸透着普通人人性光辉的优秀长篇小说。小说写的都是处于底层甚至不识字的劳动人民,他们心地善良、勤劳本分,怀有仁爱之心。作品诗意、沉郁、晓畅,展现了一幅幅父子之情、姐弟之情、生父母与养父母之情、社会学校普通人之情的生动画卷,折射出中国老百姓最朴实无华的人性光辉与生活理想。

洪永争著作《摇啊摇,疍家船》。

人性和风俗的颂歌

描写疍家人生活的文学作品,向来不多,甚至可以说是难得一见。我在百度词条里搜到这样的一段文字:“疍家人是对中国沿海地区水上居民的一个统称,主要分布于福建、广东、广西和海南等省份。”广东省内的疍家人,主要生活在珠三角、粤西沿海——也就是广东的阳江、番禺、顺德、南海等沿海地区,他们以江海为家,居无定所。祖籍广东阳江的洪永争,出于对家乡的热爱——特别是对家乡那些疍家人的关注与敬仰,把满腔热情倾注在笔端,以一部厚重的儿童文学作品《摇啊摇,疍家船》,一举夺得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天天出版社主办的第二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的最高奖——青铜奖。颁奖礼上,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先生亲自给《摇啊摇,疍家船》的作者颁奖,并宣读了获奖词:“作品用质朴的白描手法描写疍家人没有色彩的生活,他们卑微、贫穷、历经磨难,但又善良、勤劳,充满人性光辉。作品力透纸背,深接地气,读来让人落泪,在看似‘其貌不扬’的外表下蕴含着朴实厚重的力量。这可能是第一部深刻周密地描写广东疍家渔民的小说,作者有着深厚的生活积淀与宏阔的美学视野。”

每一个被收养的人,从他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身份之后,都有渴望知道自己身世的期待。同样,作为父母,也有寻找失散的孩子的渴望与行动。水活的第二段成长经历,正是水活的亲生父母找来认亲的事促成的。因杨水活亲生母亲病危,亲生父亲派人来找寻水活,从而让水活得知自己不是疍家佬的亲生儿子,而是被疍家佬收养的弃儿。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毫无心理准备的水活难以接受,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中去,并产生了巨大的抗拒心理。无论出于何种原因,面对亲人的抛弃,对任何人来说,都毫无怨言或不满,那是难以做到的,对于在苦难的家庭中长大的水活来说,亦是如此。但面对身患重病的亲生母亲,善良的水活最终接受了现实,原谅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完成了人生的第二次成长蜕变。水活的形象与品质,无论是其大爱、善良、乐观,还是勤劳、坚韧,都是当下少年儿童所要努力学习的品质。

作品对主人翁——十岁的男孩杨水活的形象刻画是相当成功的。水活的成长经历,由两部分组成。第一段成长经历是由他姐姐杨水仙出嫁的事促成的。弃婴杨水活,命运纠葛,被善良的疍家夫妇捡来养大,由于养母长期卧病在床,养父疍家佬忙于生计,根本没有时间照顾水活,姐姐杨水仙便充当了他母亲的角色,从小对他呵护有加。十八岁的杨水仙出嫁,远离了他们这个漂泊于漠阳江上的家,从此跟家人难以经常见面,这对对姐姐充满依赖的小水活来说,无疑是一种极其致命的打击。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没有了姐姐的照顾与呵护,小水活不但要自己照顾自己,同时还要分担姐姐没有出嫁前的一些家常琐事,包括照顾长期卧病在床的养母等。坚强的水活最终还是挺了过来,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成长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