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展示

建筑行業“失寵”年輕農民工難留

日期:2019-06-14 19:05

招工難,用工成本高,其中不可忽視的一個問題就是工地上的年輕人越來越少了。在王崇明的公司,工人的主力軍是70后和80后。而在王建水的工地上,幾乎沒有年輕人願意來干活,隻有為數不多的幾個90后

小輝是90后,來自湖北孝感,負責北京豐台西局區域的外賣配送,他認為送外賣雖然風吹日晒,但是比工地要輕鬆很多,而且時間上更自由,工資每月平均五六千元左右,干得多時可以達到近萬元,“多勞多得,每一單都是為自己賺的。”他的同事吳勇也表示工地環境太差,收入並不穩定,還可能會遇到拖欠工資的情況,而在從事外賣工作的一年多裡,每月工資都會准時打到卡裡。

伴隨共享經濟、平台經濟、數字經濟而出現的新經濟、新業態,成為吸納新生代農民工就業的“蓄水池”,建筑行業難以再贏得他們的青睞,造成了建筑工人隊伍的年齡斷檔、后繼乏人。而從宏觀層面上,張善柱認為還會制約整個建筑行業的技術傳承和可持續發展,影響國家新型城鎮化戰略的實施。

抹灰工杜師傅十年前從老家河南來北京打工,他也越來越感受到建筑行業的缺人情況,比如瓦工有時候一個人同時受雇於七八家業主,“即使工資給的高,也很少有人願意干,尤其是年輕人,因為實在太辛苦了。”

(責編:庄紅韜、楊曦)

“現在工人越來越少,處於青黃不接的時期。我們這一代老了以后慢慢退出這一行,但是年輕的力量補不上來。”王崇明說。據《2018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2018年農民工總量為28836萬人,但增速僅為0.6%,從事建筑業的農民工比重為18.6%,比上年下降0.3個百分點,而其中對農民工較具吸引力的京津冀地區其數量減少了27萬。

原標題:建筑行業“失寵” 年輕農民工難留

從企業角度來看,李磊認為應該提升用工精細化管理水平,通過提高效率解決人員不足問題,此外通過校企合作等方式,建立工人定向培養、輸入渠道。

又苦又累,找不到媳婦,90后不願選擇工地

而勞務公司質檢員小劉還給出了另一個工地招不來年輕的人原因:“在工地干活找不到媳婦。”工地很少有女工人,即使有多數也是跟著丈夫一起來打工,單身女工人可以算是“稀有物種”了。

和王建水一同在北京打工的兩個兒子一個去了工廠,一個去了飯店,都不願意跟父親來工地,王建水覺得現在的年輕人吃不了苦。

這樣的年輕人如今在工地上是少數,但也反映出他們對技能培訓、職業發展等方面的需求,像小輝一樣的外賣員也表示送外賣只是一個過渡工作,對於未來做什麼仍然很迷茫。

來自甘肅天水的70后王建水在北京東二環回遷住宅項目工地做零工,他也明顯感受到了這種變化,他所在的施工隊原來有800多人,而現在隻剩下差不多一半,由此也帶來了工人薪水的提高,“像抹灰工、泥瓦工等大工,按每平米建筑面積結算,平均下來一天可以達到四百多元。”

未來,建筑工地會受到青睞麼?

工人老齡化,工資上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