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展示

【“一带一路” 央企逐梦】委籍工程师:一路追

日期:2019-04-17 15:45

在玻利维亚工作的经历,无论是在项目现场还是在办公室,都有很多值得学习的东西,特别是对工作百分之百的执行力。掌握了这些,能够让我们在从事的所有领域获得更好的成绩。

中国前驻委内瑞拉大使赵荣宪在委铁项目施工现场听取时任中国中铁委内瑞拉分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甘百先(现任中铁国际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的工作汇报

中国文化与拉丁美洲文化非常不同,从各个角度来看,中国文化更加务实。我开始学习中国文化,阅读跟中国有关的书籍,特别是它的历史发展、古代王朝、礼义廉耻、政治制度。

  胡里奥工作照

2016年5月,中铁国际集团南美分公司的领导联系我,邀请我为玻利维亚ESPINO项目做环境方面的工作。这年8月,我离开了我的祖国,远赴玻利维亚,又开始为中国中铁工作。在玻利维亚,我不仅从事老本行环境方面的工作,同时也协助进行路权释放。

【“一带一路” 央企逐梦】委籍工程师:一路追

在项目建设过程中,中国中铁不仅在修建铁路,而且向业主委内瑞拉铁路局超过50名工程师倾囊传授铁路工程技术,并将他们送去中国参加培训和学习。通过这样的技术输出模式,这些铁路局的工作人员能够较为完全地了解中国的建设理念。在铁路建设中,中国中铁使用的是最尖端的铁路技术,并且严格按照规范高质量施工。

我们做了很多努力,以合同的方式对施工现场工人作出承诺,满足他们对食物、衣服、休闲区域的需求;我们向土著居民的家庭及街坊邻居提供援助,更重要的一点是,尊重他们的文化、观念和风俗习惯。我们与土著居民沟通,让他们明白,可以通过许多正规渠道来提出诉求,而不是通过武力抵抗、罢工或者堵路的方式。我们公司是一家正规的承包商,采取的每一个步骤都是合规合法的,是业主玻利维亚公路管理局同意采取的。

与土著居民沟通时,还有语言方面的难题,这对我以及我的中国同事们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比如,一个会议原本只需要一个小时完成,但因为要把中文翻译成西班牙语,再翻译成GUARANI土著语,往往会拖延至5个小时甚至7个小时。

【“一带一路” 央企逐梦】委籍工程师:一路追

我与中国中铁的不解之缘开始于大约14年前。2005年,我在一个全长174公里的铁路修复项目上工作,当时由一家中资企业为这个项目提供技术支持。因为工作原因,我结识了几位中国中铁的工程师,我们经常在一起探讨施工管理和技术问题。这是我第一次接触中国文化,我逐渐地对他们的文化和工作方法产生了兴趣,于是我开始学习中文。

【“一带一路” 央企逐梦】委籍工程师:一路追

  中委员工过集体生日

大约在2010年,中国中铁委内瑞拉分公司与我联系,邀请我到迪阿铁路项目担任环境工程师。从此,我正式开始了在中国中铁的工作和生活。

  中国同事为胡里奥庆祝生日

在项目施工期间,我们与受公路施工影响的公司及机构开展协调,包括电力公司、煤气公司、通讯公司、军队等等,组织项目对口业务部门与这些机构协调技术标准,聘请了相关领域的玻利维亚专业人士仲裁操作流程,从而推进工作进度。针对受项目影响的私人业主的征地拆迁问题,我帮助公司制定了良好的社会关系战略,赢得了这些私人业主的信任。

随着工程进展和时间推移,我和来自中国、玻利维亚的同事们建立了兄弟般的情谊以及伙伴关系,我们之间的交流也更加深入。

对我来说,初到玻利维亚时的工作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随着时间推移,这份工作机会不仅为我打开了社会和文化的交流大门,也让我认识了许多宝贵的朋友。他们教会我许多人生的道理,他们中有中国人,也有玻利维亚人。

我与中国同事们成为了好朋友。业余时间,我教他们学习西班牙语,他们教我学习汉语,在这个过程中,我与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当项目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时,我们总能一起找到解决办法。

【“一带一路” 央企逐梦】委籍工程师:一路追

完成这些工作并不容易,但我们凭借毅力坚持谈判,并渐渐看到了成果:土著居民允许工作组在其领土内开展工作,项目初期工作获得成功。

后来,由于委内瑞拉经济形势恶化,迪阿铁路项目逐渐停滞直至停工,我对不能继续参与建设自己国家的首条电气化铁路而感到遗憾,也为国内民众对迪阿铁路建设期望的落空表示难过。

这是一个优秀的团队

对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不”不是应该有的回答,而应该寻找解决办法和出路。我的中国同事常说“办法总比困难多”。在工作中,我们不仅有A计划,还会有B计划,C计划,甚至D计划。创造,无处不在。

  胡里奥(右)参加Espino项目公共咨询会

也许有人认为,委内瑞拉人语言、工作逻辑与中国人不同,因此一起工作是件困难的事情。但是我并不这样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克服了这个障碍。

我与中国同事们友好相处,经常开玩笑或者互相调侃。遇到不太会说西班牙语的中国同事,我们就用半生不熟的西班牙语、汉语加上手势来交流,即使语言不通,也没有造成我们之间的沟通障碍。

【“一带一路” 央企逐梦】委籍工程师:一路追

  中委技术人员现场踏勘

2010年至2014年,我一直在迪阿铁路项目工作。我的履历逐渐丰富、职位逐渐提升,从工程部部长助理提升到总经理助理。

从包括领导及工程师在内的所有中国同事那里,我获得了一份自认为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信任与忠诚。在委内瑞拉工作的几年时间里,我各获得了一次金牌和银牌员工荣誉。不过,相较于荣誉,他们对我的信任才是我得到的最好的奖励。

  中国中铁在迪阿铁路铺轨

【“一带一路” 央企逐梦】委籍工程师:一路追

追随中国中铁来到玻利维亚

ESPINO项目是一条158公里的双向两车道公路工程,位于玻利维亚圣克鲁斯省GUARANI民族部落管辖区域。这条公路的修建,将大大改变当地民族部落相对封闭的社会生活环境,改善基础设施条件,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符合玻利维亚国家多民族共同发展的政策目标。

2009年,中国中铁在委内瑞拉开工建设迪那科-阿那科铁路(以下简称迪阿铁路)。这条铁路位于委内瑞拉北部平原,正线全长462公里,当时设计为客货共线的电气化铁路。

  中铁国际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甘百先检查玻利维亚ESPINO公路项目三分部

【“一带一路” 央企逐梦】委籍工程师:一路追

我在迪阿铁路项目主要负责的工作包括,完成环境评估并获取了10000公顷的路权以建设铁路和车站;协助一些临时营地完成征地拆迁工作,其中就有委内瑞拉当时最大的“DOS CAMINOS”营地。这个营地包括4个副营地,可容纳350人工作,在该营地中还有一个混凝土轨枕厂和一个未建成的火车站。

【“一带一路” 央企逐梦】委籍工程师:一路追

刚到项目施工现场时,我感受到了强大的文化冲击,尤其是进行征地拆迁工作的时候。Espino项目所在区域是玻利维亚GUARANI文化土著居民聚集区,在此之前,他们只与石油公司打过交道。由于土著居民本身的特殊性,石油公司给了他们大量补偿,以换取石油开采权。因此,在他们的领土上建设公路项目并不容易,我们必须具备足够的耐心,反复向他们解释中国中铁是为了他们的利益而建设公路。只要这条公路建成,他们的生活条件将有显著改善。

此外,我有幸与中国厨师交上了朋友,让我得以用欣赏艺术的眼光来看待正宗中国菜的烹饪。据我所知,拉丁美洲的中国菜只是其广阔菜系的一小部分。

  中委员工在营地为迎接中国的春节张灯结彩

中铁国际集团玻利维亚分公司的工作团队具有很好的职业道德和专业素质。在与中国同事共事的过程中,我看到了他们专注与认真的工作态度,也看到了在取得成果过程中领导同事同甘共苦的感人画面。这是一个优秀的团队,他们始终在工作中追求卓越、纪律严明和精益求精,同时也鼓励员工热爱工作。

我知道,人类很多地方是共通的,需要了解彼此的文化。我就是这样在跟中国人相处的过程中,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