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展示

中国广播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办 全球最大中文

日期:2019-04-14 01:43

  日本东京画展的成功,使秉性追求变法的齐白石更加坚定大变的信心。齐白石有驾轻就熟的表现技法,有丰富的人生经历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晚年的高峰都是平常的积累。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所以他一变就成功。他读了八十多年书,画了八十多年画,刻了六十多年印,他一天不画画,就心慌,三天不刻印就手痒,睡在床上还要作诗。他刻印,刻了磨,磨了刻,满屋泥灰。他画虾,把活虾养起来,画昆虫,把虫子抓 到瓶子里观察,画和平鸽,连尾羽几根都要数清楚。他要画之物,必须是亲眼见到过的,反复观察,细致入微。他对万物观察能力非常惊人,观察到细枝末节。他将毕生精力全部投入到绘画事业。常年画画从没有给自己放过假,他没有别的娱乐方式,昼夜构思诗书画印,观察万物生长,反复推敲仔细打磨,孜孜以求艺术的真谛。他没有一日闲过,刻了多少印,画了多少画,自己恐怕都讲不清楚。这样的勤奋画家,中外还能有几人?

  1919年收藏家胡南湖在清秘阁看到齐白石的画,极为欣赏,一次竟买走整堂6幅条屏,又邀请他去南湖庄园作画,并将胡宝珠介绍给他。激赏之情一览无余,也足以说明齐白石的画格很高,颇受行家垂青。在文人汇聚的京城,他开始挂出八大风格的画,也算投石问路吧。没有超常功力和技法,没有长期的艺术积累,说变就变,谈何容易?别说十年,再长时间也不行。环顾画坛多少名家,终身追求变法,可是,一个世纪又有几许人变法成功了?